安徽新闻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女性 » 正文

自从特朗普当上总统美国女性们开始积极练武防身

文/高珮莙

当地时间1月20日,美国当选总统、共和党人唐纳德·特朗普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国会山举行的就职典礼上正式宣誓就任美国第45任总统,并发表了以“唯有美国第一”为主旨的演讲。

一方面是新总统的踌躇满志,另一方面,据美国“每日野兽”新闻网报道,自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以来,该国武术和防身术培训机构的生意迎来前所未有的高峰,女性、少数族裔等成了主要客户。在北美青年文化网站“VICE”看来,这些课程不仅教授如何应对直接的威胁,也帮助人们学习如何在充满敌意的世界生存下去——特朗普“驾到”,美国女性已开始了将自己打造成徒手搏斗专家的道路。

“防身术会帮我解决麻烦”

“你是移民!”曼哈顿来爱德药店内,一位顾客突然冲着年轻的女收银员尖叫,随后便是一连串辱骂。这让安东尼娅·卡鲁-瓦特愣住了。她能确定收银员有口音,而顾客威胁要让她被解雇。

这件事让她震惊又愤怒,“但我没有为那位收银员挺身而出。”身为律师的安东尼娅告诉英国《卫报》,“周围其他人也没什么反应。”

这件事让她至今耿耿于怀,因此,当她听说总统选举后纽约出现了不少防身术课程班,就立刻抓住了这个机会,“我得面对现实——以后这类情况可能经常发生,人们会越来越不安全,我想防身术会帮我解决这种麻烦”。

特朗普当选后,安东尼娅目睹了种族冲突事件的飙升。该国南部贫困法律中心的报告称,大选结束后10天内就发生了867起仇恨攻击事件,“这在一定程度上要归咎于特朗普的言辞”。美国联邦调查局(FBI)近期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针对穆斯林的仇恨暴力比上一年增加了67%。有人担心2016年的全年统计数据更令人寒心。

头巾让她“身心俱疲”

正如《卫报》所说,人们学习防身术,只是为了保护自己。

作为在美国长大的穆斯林女性,“9·11”事件后,无处不在的骚扰和怀疑的目光,早已让企业家阿玛妮·阿尔-卡塔贝赫身心俱疲。和其他美国穆斯林一样,她锻炼出了厚脸皮,但特朗普带来的仇恨和恐惧仍然让她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强烈不安。

特朗普第一次宣布要将穆斯林移民拒之境外后,曼哈顿地铁上有一名男子将手放在阿玛妮的头巾上,问她是否愿意拿下来。在餐厅吃饭时,一群年长的白人男性走来坐在她旁边,大声斥责她是“恐怖杀手”。

特朗普及其支持者的言论煽动了对穆斯林的恐惧,多名穆斯林女性在近期遭到抢劫。一名白人女性在布鲁克林公园用枪指向一对穆斯林夫妇,还有人在穆斯林学生团体的标志上喷涂恐怖组织“伊斯兰国”的字样。

在阿玛妮看来,特朗普当选不仅意味着未来4年或8年内美国穆斯林处境堪忧,还意味着整整一代年轻人必须用余生来消除他带来的毁灭性的刻板印象。

近两个月“习武”的人比过去30年都多

加布里埃尔·鲁宾练武术29年了。9年前,她在曼哈顿开了家女子防身术学校。“我的课都排满了,眼下是9年来学员最多的时候。”她告诉“每日野兽”网站,“真难以置信,我从没见过这种事。”

莉娜·阿弗里迪在大选之夜才决定成立教授防身术的工作室。由于最近报名的人太多,她把工作室开成了连锁店,已经招收上千名学员。

布鲁克林反暴力教育中心执行主任特雷西·霍布森也告诉“每日野兽”,该中心正迎来成立42年来生意最火的时候,收到了来自纽约北部、北卡罗来纳州、宾夕法尼亚州的报名申请。一个穆斯林团体要求他们为7000人提供自卫防身术训练,但这里只能容纳25人。

新总统带来的恐慌并不仅限于纽约。2016年11月8日,全美各地有无数人在眼泪中度过了大选的不眠之夜,他们预料到往后日子的艰难,希望将自己打造成徒手搏斗的专家。

“这两个月来报名的人比我过去30年见到的都多。”在加利福尼亚州圣迭戈市经营防身术培训机构的乔·钱德勒告诉《卫报》。

过去几周,钱德勒已经开了8次大课,给10位顾客当私人教练,还为一家生物技术公司、一家宠物食品公司、一座博物馆、一个穆斯林团体和一个同性恋组织的员工提供指导。他从没这么忙过。

在芝加哥开自卫防身术机构的玛莎·汤普森说,近日到她公司报名的人数暴增5倍。“她们大多是对政治环境感到恐惧的女性。有人强行闯入一位女学员的车,并用枪胁迫她下车,然后开走了她的车。”

许多武术和防身术培训机构称,女性、穆斯林和同性恋群体在报名的新学员中占比很大。

明尼苏达州的社区组织人员侯赛因已经安排40名穆斯林女性参加自卫防身术课程。在竞选期间她就注意到,针对戴面纱的穆斯林女性的仇恨犯罪数量激增。

“大选后护理包”与女性反击

在课堂上,教练托尼·韦恩贝克鼓励女性学会用手机记录被攻击的过程,告诉她们被跟踪后如何开车去最近的警察局,以及哪里可能有摄像头。下节课,她们将学习如何应对攻击,比如被人从后面揪住头巾时该怎么办。

大选日后,自卫防身术教练柴尼布·阿卜杜勒为9名穆斯林女性上了一堂课,主题是如何避免被揪住头巾,如何报警。“这给了她们信心。”她告诉《华盛顿邮报》,“以前有很多女性认为自己根本不可能反击。”

后来,柴尼布在脸谱网上公布了一段讲如何自卫的视频,很快被观看了350万次,有至少75名穆斯林女性向她求助,这令她开始着手计划新课程。

据美国《财富》杂志报道,阿尔-卡塔贝赫推出了售价20美元的“大选后护理包”,包含一个能喷出胡椒喷雾的钥匙链,和一本教穆斯林女性如何自卫的教程。

布鲁克林的女剧作家皮亚·威尔逊也上了防身术课。“作为生活在美国的黑人,我经历过无数仇恨言论,走在大街上都会被骂‘黑鬼、婊子’。”她告诉《卫报》,“我不觉得特朗普会让我的生活更糟糕,但我知道很多人会因此感到脆弱。”

霍布森认为,防身术虽然不能在法律面前保护任何人,但它鼓励人们在一个突然间充满恶意的世界里勇敢地离开家门、走进社会。“我认为它能帮助人们建立信心。”她告诉“每日野兽”网站。

上一篇:财政部、应急部向川藏下拨4.5亿特大地质灾害救灾资金
下一篇:夏季让美丽绽放的护肤美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