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新闻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推广 » 正文

SDP广州增城面板厂量产延后鸿海面板之路艰难前行

  2016年,面板资源十分紧缺,价格不断上涨,液晶面板大尺寸、高清晰度也是大势所趋。这是鸿海雄心勃勃在广州增城投资610亿元人民币建设超视堺10.5代8K显示器全生态产业园区的背景。但从2018年开始,行业的景气度开始下降,面板低谷周期一直持续到2019年仍止不住。近两年,大尺寸的液晶产能逐步释放,且全球液晶电视面板市场供需严重失衡,电视面板价格继续向下探底,由此导致增城项目量产延后。

  2016年末,还在掌舵鸿海的郭台铭雄心勃勃,在广州增城投资610亿元人民币建设超视堺10.5代8K显示器全生态产业园区。但计划2019年量产的增城面板厂却面临延迟量产的新状况。

  实际上运营这条产线的是夏普旗下的SDP(堺显示器株式会社),这也是鸿海收购夏普后的重要布局。如今面板园区不仅无法如期在9月底量产,并衍生出与设备供应商的货款纠纷。

  对此,近日,SDP发布声明称,有关该公司在中国大陆投资超视堺公司,因大量生产的时程延后六个月至2020年4月(但2019年10月的试生产日期仍然照常)。

  对于货款,SDP表示,总采购金额60%已经支付货款,“已采购但尚待付款占总金额的40%左右,其中日系厂商占大概40%,绝大多数厂商皆已同意我方所提条件,至于(中国)台湾厂商金额为新台币84亿元尚未交货或尚未付款,因(中国)台湾供应商多属中小企业,因此,针对台湾的供应商将完全依照当初的采购合约条件,履行付款作业。”

  与此同时,郭台铭已经转让了SDP股份,当时,由郭台铭个人名义投资的SIO国际控股对SDP持股比例达到53.05%。

  鸿海集团旗下夏普公司在9月12日表示,郭台铭持有夏普旗下的广州10.5代线堺工厂(SDP)持股已经出让。SDP株式会社代表取缔役副社长谷口英男表示,郭台铭因个人因素业已出让SDP股份,因此广州堺工厂之营运与郭台铭无关。

  郭台铭退出,鸿海围绕着夏普和SDP面板厂的故事还要继续,如何前行是业内的关注焦点。

  售卖传言到量产延后

  虽然今年4、5月时,圈内就已经有超视堺面板厂的量产要延期。但是7月31日,超视堺第10.5代全生态产业园生产线首片65英寸产品点灯仪式在偏贴工厂举行。

  这也是鸿海在向外传达量产的信心,当时,超视堺董事长罗政浩表示:“今年2月14日,园区首台核心设备8K高精密曝光机,已进驻阵列工厂。经过168天的日夜奋战,首片高分辨率65英寸显示屏在今天正式点亮。”

  总厂长朱启宝则说道:“接下来,超视堺会用业界最快的速度进行产能爬坡和良率提升。”

  然而,点亮和量产还是两个概念。根据规划,该园区完工后将成为世界最先进的8K液晶面板工厂,生产65英寸、75英寸面板;二期工程将建设次世代面板及相关后续产品,预计量产后年产值高达920亿元。

  到了8月,情况急转直下,业内传出了超视堺液晶面板厂正在寻求买家的消息。

  对于潜在买家,智慧显示(Wit Display)分析师Luffy Lin向21世纪经济报道分析称:“京东方和华星光电不可能去接盘,已经有两条了。群创和中电彩虹/熊猫都缺乏超高世代线,群创如果收购10.5代线,可以弥补它在超大尺寸市场的不足,也有利于增强其代工业务,但是群创目前还处于亏损状态,资金压力大,可能没有能力吃下广州10.5代线。

  中电彩虹/熊猫原本就有计划建10.5代线,但是一直迟迟没有开动,如果直接收购广州10.5代线可以省去很多中间环节。惠科原本计划在郑州投建11代线,但是由于集中区域投资政策受阻,惠科目前也没有过多的资金去收购广州10.5代线。”

  目前,尚未有确切的收购决定,但是对于一家还未量产、投入巨大的面板厂来说,卖身并非易事。而且从大环境来看,液晶面板供过于求的情况还很严峻。更何况,现在其量产时间继续推迟,还有货款需要支付,面临不确定性。

  Luffy Lin认为,夏普广州增城10.5代面板厂没有如期量产可能有三个原因,其一,目前,夏普面板没有足够的出海口,原本就拥有大量的面板库存,如果推进广州10.5代线量产,只会增加库存;其二,面板行情十分低迷,价格持续下滑,竞争对手都减产保价,如果推进广州10.5代线量产同样面临亏损;其三,相关单位可能没有兑现之前补贴承诺,让夏普10.5代线陷入资金压力。

  内外交困如何打破?

  为何当初鸿海要如此大手笔投入面板行业?其实鸿海早就进入面板领域,旗下的另一家公司群创就从事液晶面板生产。随后鸿海迎来了关键的夏普收购案,将夏普收入囊中,鸿海对于振兴夏普品牌颇有野心,一心围绕夏普品牌打造的上下游一体化的产业链,面板必不可少,而且SDP的液晶面板技术一直领先。

上一篇:外汇局:10月中国国际货物和服务贸易顺差2019亿元
下一篇:小编推荐四款有助于延缓衰老的美食